主页 > 商标查询 >
我最被忽略的十篇好文章(2017年)
发布日期:2022-05-12 09:28   来源:未知   阅读:

  2017年,写得很用心,阅读量却不高,回头看看还是觉得不错的文章,再次推荐

  中国大部分富二代的家族企业,虽然年产值几十个亿,可能实际就是一家“破”工厂, 还大部分都抵押给了银行,对于一个没有积累任何人脉关系的小年轻而言,可能还不如两套市中心公寓来得实在。

  所以从来就没有“接班”的问题,而是你“配不配得上一个能赚钱的企业”的问题

  音乐会上,乐手们人手一本乐谱,但每个人的乐谱都是不一样的,只有自己乐器的分谱,换句话说,他们只要记住自己的工作的行了。

  只有指挥才有一份总谱,整个乐曲大到结构和声、小到每一个细节的强弱音色,全部牢牢地印在他的脑子里。

  一个部门或公司的管理者同样如此,每一个人各司其职,只对自己的绩效负责,唯有管理者对整体负责。

  天庭二次讨伐花果山,所有的精兵强将都派出去了,就是打不过,连玉帝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不是国军太无能,悟空的人脉关系派上用场了,都是昔日“呼兄唤弟”的同事,能真打吗?所以书上说,花果山外围杂牌军的“七十二洞妖王与独角鬼王”全军覆没,但嫡系猴子兵一个都没少,这就是有面子和没面子的区别。

  老板玉帝不理解职业经理人的心态,观音也是“低头思忖”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立刻推荐了远离天庭的二郎神,原因只有一个:清家贼,须请外人。

  所以二郎神打仗前先向众天兵天将声明:“不必列公相助,我自有兄弟扶持”,这是防着“中央军”背后插刀啊。

  从”前景理论“上看,创业者身上有一些共同的特性,让他们成为“风险偏好者”,比如:

  很难说这种品质是好是坏,在一个成熟市场里,他们更会成为上海钢贸城里那些无视风险最后陷入互保债务链的周宁商人,在一个变数很大的时代里,他们就有机会成为马云马化腾。

  《三体2黑暗森林》的“三体人入侵地球危机”中,有人认为,人类真正的危机,不是打不过外星人,而是因为缺乏信心,在三体人入侵之前,整个社会先行崩溃。

  于是他们搞了一个叫“思想钢印”的机器,专门负责给人的大脑“植入必胜信念”。

  我并不觉得信念可以植入,但觉得有一点是正确的:当你觉得自己的意志力告急时,先不忙着寻找“提升意志力”的方法,而是应该想一想,你是否对你的目标产生了怀疑,你是否不再有使命感?

  去年有一篇充满了朋友圈爆文即视感的文章,叫《为什么毕加索是富死的,而梵高是穷死的》,大意是说,毕加索会营销炒作,而梵高只会画画。

  这当然是一篇胡说八道的文章,真正的原因,毕加索活得够长,92岁,画得够多,作品总计近37000件。

  梵高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完成了风格的蜕变,可惜此时上苍留给他的时间只有最后两年了,人们完全来不及理解这种鲜艳的色彩和凌乱粗粝的风格。如果梵高也能活这么长,也能画这么多画,他应该有更多的可能性。

  你看,能活下去,是生命的头等大事;能活下去,才谈得上“改变物种”。而想要活下去,你就要耐得住寂寞,你就要保持平庸与创新的平衡。

  所以,在印(装)象(逼)管理中,我们是这么排序的:第一等是“聪明”,第二等是“努力”,而“笨”是一种比“贪玩”更low的形象,所以第三等是“贪玩”,第四等是“笨”。

  这样就好理解了,如果你不能给人一个“一等(聪明)+二等(努力)”的印象的话,那么,你宁愿选择“一等(聪明)+三等(贪玩)”,也不愿选择“二等(笨)+四等(努力)”的印象,这就是“自我妨碍”。

  按游戏规则,一次消除四行可以得到多倍积分,当一根期待已久的长条,垂直插入准备多时的凹槽中,心里的那个爽歪歪,好像之前再多的shit也不是问题了。

  其实“长条“是随机出现,把赌注押在“shit堆到天花板之前,长条会出现”这个随机事件上,总有一天会输个精光。

  萨特认为,“意义”并不是找到的,而是你创造出来。比如说工作的意义,你选择了高薪加期权,工作的意义就是钱;选择了当官,工作的意义就是权力;选择了创业,工作的意义是不停地证明:“你行,你行,你行行行。”

  如果说“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的话,那么,学生就会在面对“有可能不成功”的时候,放弃努力。

  原文阅读:学渣逆袭学霸,学霸又被虐回学渣,两部片子一起看,会有什么惊人的发现吗?